探访《失孤》原型郭新振养父母家庭:父母和两个姐姐为他置办新房汽车

作者:足球人 发布于:2021-7-15 5:16 Thursday 分类:188比分直播网

探访《失孤》原型郭新振养父母家庭:父母和两个姐姐为他置办新房汽车

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

从山东聊城到河南林州不过229公里,这段寻子之路,郭刚堂足足走了24年。

骑行50多万公里的辛酸往事,报废10辆摩托车的艰苦过往,都在与儿子郭新振的一个拥抱之后,随风而逝。

郭新振接受采访时曾说,养父母年纪比较大,对他有养育之恩,也需要人照顾。他的工作还在河南,因此他以后还是想留在河南,但是自己假期多,会经常回山东看看。

聊起孩子未来的打算时,郭刚堂夫妻俩这样说道,一切按孩子的意愿,孩子愿在哪边就在哪边,不让他受第二次伤害。

7月14日下午,极目新闻记者前往郭新振养父母位于林州市的老家,这是一栋几层楼的民房,院墙外爬满了南瓜、丝瓜等绿植,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。

民房大门两侧,贴有一副“家兴人兴万事兴,福旺财旺运气旺”,横批为“富贵平安”的对联。房门前还摆放有一个白色的垃圾桶,房门周边被打扫得干净整洁。而在房门一侧的墙壁上,还装有一个订鲜牛奶的投递箱。

此时,郭新振的养父母并不在家。邻居杨宏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前些年郭新振的养父母在城里买了新房子,每到周末才会回老房子里住。

“村里大都知道孩子是抱来的。”杨宏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这么多年,大家并不清楚也不去打听孩子是怎么来的,但郭新振养父母对孩子的关爱大家都看在眼里,农村人订奶的不多,“就是当亲生的养。”

在杨宏的印象中,郭新振小时候是一个内向听话的孩子,他成绩虽然说不上顶尖,但也十分优秀。平日里在学习之余,郭新振也会下到地里,帮父母种玉米干农活。

至今,郭新振的大伯父还不知道孩子去山东认亲的事,记者找出认亲现场画面,尽管背对着镜头,孩子的大伯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郭新振,“孩子耳朵后面有个小肉球,错不了。”

孩子的大伯父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郭新振的养父母育有两个亲生女儿,但他们一直想要一个男孩,当年郭新振被抱回家时,大女儿已经快成年,小女儿也比郭新振大了不少。

对于这个最小的儿子,郭新振的养父母可谓是倍加疼爱,他从没见两人动手打过孩子,这些年来,两人一直视郭新振为己出。

不仅是养父母,两个姐姐也给了郭新振很大的呵护,两人也拿出了一些积蓄,帮郭新振置办了房子和汽车,“目前孩子还没结婚,但听说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。”

村民黄军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郭新振的养父是一名勤劳的工人,养母则是持家好手,有时干完了农活,还会去村庄附近工厂打零工。夫妻俩含辛茹苦将三个孩子拉扯大。

郭新振两个姐姐长大后,经济条件相对不错,从慈母手中接下了照顾郭新振的接力棒,他们资助郭新振置办了一套新房,汽车则是一辆二手车。

前些年,郭新振考上了南方一所大学。毕业后,他先是在林州一所私立学校当老师,后来通过招考成为了公办教师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,打破了小家庭原本的宁静。一名和郭新振养父母家相熟的人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他们一家人想要静一静,计划一下未来,不想生活被外界打扰。

在此之前,郭刚堂也曾说过,不想儿子的生活受到打扰。

一边是血肉至亲,一边是多年的养育之恩,对于郭新振来说,两边都是毫无保留的爱与关怀。

郭新振大伯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他希望两家人能当作是亲属常来常往,如果郭刚堂夫妻到林州,他们会报以最大的热情接待他们。

延伸阅读

郭新振决定留在养父母身边 网友炸了:这不是纵容作恶者么

7月13日,公安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,详细介绍了电影《失孤》原型之子被拐卖案侦破情况。据介绍,7月11日,山东、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,为郭刚堂、郭新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,离散24年后,一家人终获团圆。


据悉,郭刚堂在认亲前两天,就把家里的废旧物品全部清空了,他说要辞旧迎新。他还特地去买了一个能装1万块钱的大红包,准备送给失散了24年的儿子,他说“比订婚还高兴。”考虑到疫情因素,他取消了摆个流水席,买了1000斤喜糖发给街坊邻居,和亲戚朋友共同分享这一幸福时刻,


当天,郭刚堂在社交平台上兴奋地表示:“今天对于我来说很重要。”


郭新振说:

养父母年纪比较大了,对我有养育之恩,也需要人照顾。”他的工作还在那边(河南),因此,他以后还是想留在那边,但是自己假期多,会经常回来看看。

我们先看一下,郭新振被找到后,他是怎么做的:

首先是给聊城公安部门写了感谢信;

其次是自己从数百公里外的河南来到聊城见自己的血缘父母;接着是进门以后给血亲父母了拥抱。

还有,自己专门从网上了解了亲生父亲这么多年做的事情,也专门去看了之前没看的电影《失孤》,然后说:

换成其他人找个五六个就不错了,找不到就放弃了……能看出自己对亲生父母的重要,很幸运有这么一个家庭,也很自豪。

作为一个突然知道自己当年是被拐跑的孩子,郭新振做的,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可能,他不愿意把这对养父母贴上「从犯」的标签。

郭新振表示养父母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,而且自己老师的这份工作也在当地,所以想留在当地,但是自己假期多会经常去聊城看看。

然后,网友炸了,说这不是纵容作恶者么?

先看一下有网友是怎么说的:

难道结局不应该是郭振回到山东,放假来看看养父母吗?选择回山东很难吗?真的很疑惑也很遗憾。对于养父母我想说:你已经拥有了二十四年,你知足了。你该把你偷走的二十四年还给原主了,你该放下了,你该劝你儿子回去了。

同感,心疼亲生父母,最可怜的还是他们,尤其是这个父亲,这么多年的苦苦支撑,太叫人泪目。可惜自私自利买家家庭培养了一个自私自利的孩子。

有的网友则表示理解这个儿子:

因为当事人不是你,你占着道德制高点说话当然舒服。孩子是无辜的,他的选择没错。如果人间有正义,法律自会审判坏人。如果你是当事者,你的父母突然告诉你,你是被他们拐来的,你会怎么做?你会报警抓他们不?

挺厉害的,我这一生下来就没得选择被拐卖了,然后在买家父母这里待了二十几年,突然有一天说自己亲生父母出现了,他们和我没有相处过,就因为他们惨,找了我二十几年,我就要回到他们身边,去共情这二十几年他们的寻找,没人共情我的遭遇,而我却要无私地去奉献我的共情,顺便还要满足一下看客们的心里期待。

大家舍身处地想一下,假如明天有两个50多岁的老人在警察的陪同下来到你家里跟你说,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,他们找你找了20年。

你现在的爸妈是把你买来的,你的爸妈的真面目是收买儿童的罪犯。自己20多年活了一场梦?

这等于要把自己的一生全都否定掉。

只有这个真正24年找孩子的父亲想到了:

避免二次伤害。


郭刚堂,一个坚持24年寻儿的父亲,他做了几事:

首先是对孩子未来的规划,是完全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,孩子想在哪边就在哪边,不让他受到二次伤害。

没有仗着自己受到社会关注那么多年就霸蛮。

其次对养父母,或者说当年买孩子的这对夫妻,表示就当一门亲戚来走动,就两个字,真诚。

24年寻子路上郭刚堂父子曾擦肩而过 儿子不愿暴露身份


“这20多年,可把我儿翻着了(找到了)。”郭刚堂妻子喜极而泣后说道。

“这20多年,全国大多数地方我都跑遍了,也找不着你。我不求别的,就盼你这些年过得顺顺当当的。我经常想,总有一天,我也会老去,多么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你,哪怕就一眼……”

2年前,郭刚堂在接受采访时如此动情喊话。那时,距离他儿子被人贩子抱走已经过去了整整22年。

其间,他万里寻子的故事曾被2015年上映的电影《失孤》带到大众眼前。影片中,一位丢了孩子的父亲(刘德华饰),十几年如一日地骑着摩托车,走在寻亲之路上,途中睡桥洞、受欺辱,甚至遭遇过车祸、打劫。而这些,都是郭刚堂的真实遭遇。


·电影《失孤》剧照。

万幸的是,影片之外的故事,终于迎来了圆满的结局。

7月11日,山东、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,为郭刚堂一家举行了认亲仪式,离散24年的家庭终获团聚。在认亲仪式上,郭刚堂与儿子郭振(现公开名字为郭新振)紧紧相拥,泣不成声。



离散24年终团聚

2019年底,一位年轻人从河南开车来到山东,找到郭刚堂说,他觉得自己很可能就是郭刚堂丢失的儿子。郭刚堂喜出望外,立马同他一起去采血化验。

然而,化验结果再一次让郭刚堂失望了。

临别前,郭刚堂和那个年轻人一起吃了顿饭。吃着吃着,郭刚堂忍不住哽咽:“我是多么希望他就是郭振啊。”

这样的失望,从1997年开始,郭刚堂不知经历了多少次。

那一年,2岁的郭振在家门口玩耍,被一女子带走,下落不明。聊城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后立即成立了专案组,但受当时条件所限,案件未能及时侦破。


·幼年时的郭振。

3年后的2000年,DNA技术开始应用于打拐工作。可是由于此前没有采集过郭振的DNA信息,加上儿童失踪时的体貌特征往往与长大后差别较大,寻找难度依旧很大,一直没人发现他的下落。

直到今年6月,专家们运用最新比对查找手段,突破技术壁垒,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振的线索。

顺着线索,河南刑侦部门立即采集一名本地居民的血样,检验DNA信息并录入“打拐DNA系统”,成功与郭刚堂夫妇比中,确认该河南居民即郭刚堂夫妇失踪24年的孩子。

在山东、河南两地公安机关的努力下,7月11日,郭刚堂一家人团聚了。

即将认亲前,郭刚堂高兴地买了能装1万块钱的红包,还买了1000斤糖果发给街坊邻居。郭刚堂一家见到郭振后,忍不住相拥而泣,现场画面令无数人动容。“这20多年,可把我儿翻着了(找到了)。”郭刚堂妻子说。


在回想以往寻找儿子的经历时,郭刚堂对齐鲁晚报表达了些许“遗憾”。他说,自己曾骑着摩托车到过郭振所在的县级市寻子,可惜父子俩当时无缘相见。

如今,长大的郭振,模样更像父亲郭刚堂一些,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,已经成为一名人民教师。

他本人不愿意暴露现在的身份,也不愿平静的生活被过多打扰。但他了解了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寻找他,不仅心疼也很自豪,觉得父亲是一位伟大的父亲,并表示以后会与父亲一起多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事情。

被问及郭振养父母的问题时,郭刚堂回应说:“就当是一门亲戚,这样去走动,就两个字:真诚。”他说,如果孩子愿意孝顺养父母,郭家会坦诚接受,发自肺腑地尊重孩子的决定。

如今,郭家全家都沉浸在喜悦中。郭刚堂的父亲说:“当然高兴了!一家人都很高兴,不光我们高兴,村里的人都很高兴。我儿子找孩子找得太辛苦了……”


噩梦的开始

郭刚堂一家的“苦”,要从24年前的那个傍晚说起。

彼时,郭刚堂刚刚27岁,结婚3年,有一个可爱的儿子。他们家住在山东聊城的一个村里,郭刚堂每日跑一跑拖拉机运输,能赚不少钱,家境比较殷实。

那天下午6点左右,郭刚堂刚忙完,想着今天赚了不少,还挺高兴,快步向家中走去,准备和老婆儿子一起吃晚饭。然而刚回到家,他就发现村口到家门口围了上百号人,“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,想是不是我小子出意外了”。

这时,有老人发现他,走上前拉着他的手说,郭振被人贩子拐了,让他不要担心,赶快先想办法找孩子。

那一瞬间,他慌了神,然后突然给在场的乡亲们跪下,在泥土里不断磕头,一边哭一边恳求乡亲们帮忙。当晚,乡亲们便行动起来,500人分成3人一组,到各个路口、汽车站、货车站找人。大家还自发集资5万多元,让郭刚堂去找孩子。


·郭振被拐时,郭刚堂一家住的房子。图片来源:工人日报。

儿子突然丢失,郭刚堂心力交瘁,体重骤降50多斤,一头黑发也变得灰白。但他别无他法,只能苦苦寻找。两年过去,他花掉了所有积蓄,又借了20多万元,却依旧没有孩子的消息。他越来越绝望,“孩子没了,还欠了这么多债,一度还有一些极端的想法。”

1999年,他决定一个人出去,“我们大人可以选择绝望或者坚强,但孩子只能等待,等待父亲的出现,等待父亲来带他回家,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孩子。”

他将“命运”的“命”字,写在自己的手心里,骑上摩托车,载个箱子,里面装满妻子做的葫芦烙画,当作盘缠;车后插上一面“寻子旗”,上面是郭振小时候的照片。


·郭刚堂骑着摩托车,带着“寻子旗”,走过50万公里寻子路。

从那时起,郭刚堂的生活彻底改变了。他每天骑着摩托车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10年跑了30多个省,跑报废了9辆摩托车,不论刮风下雨、风吹日晒,从未停下脚步。

寻子多年,郭刚堂的难,大概只有自己懂。

在《豫见后来》中,他讲述了他最绝望的时候。那天大别山下着倾盆大雨,狂风乱作,他推着摩托车来到山口,风旋转着向他袭来,一瞬间他被刮着逼近悬崖。

在悬崖边,出于生存的本能,郭刚堂一把推倒摩托车,用双手抱住旁边的防护柱,脸生生磕到柱子上,雨水带着血水向下冲刷,左腿膝盖撞到路边,右腿已经悬空,裤腿整个扯烂。

他往下看,却看不到崖底,雨水不停从他的领子灌进去。那瞬间,他想着:干脆松手吧,那样所有的苦痛都不存在了。

然而,就在他想松手的时候,听到在狂风中,那面寻子旗啪啪作响的声音,一抬头,旗子上儿子的脸清晰可见,仿佛在和他说,“爸爸,小六(郭振小名)不是一直陪你淋着雨吗”。

他心里一紧,如果自己这么松手,那就没人找儿子了。从那次爬起来,他一直坚持到了现在。


·郭刚堂与儿子郭振的合照。图片来源:齐鲁晚报。

如今,不仅儿子找回来了,拐走儿子的犯罪嫌疑人也被抓住了。

今天上午10点,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,通报了有关犯罪嫌疑人的犯案细节:

1997年,呼某(男,现年56岁,河南人)与唐某(女,现年45岁,山东人)相识并恋爱。9月,两人一起在山东旅游期间,为图财预谋拐卖一男孩。9月21日,两人来到山东聊城。呼某在汽车站附近等候,唐某外出寻找作案目标,将在家门口独自玩耍的郭振抱走,随后与呼某一起乘长途车返回河南,由呼某将郭振贩卖。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扩线深挖。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188比分直播网